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 > 我为爱你而生 (骨科np)

都好喜欢

    沉舒妍躺在床上,难受的闭着双眼。
    “痛死了!你快点啦!”她忍不住催促沉燃。
    沉燃拿着她刚才做完的卷子,修长的指尖转动着红笔,转笔的手指白皙漂亮,骨节分明,每一个动作都很熟练。
    “你也要睁开眼睛才能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啊。”
    他坐在床沿,替她拉下被子,看着一面痛苦的沉舒妍。
    她翻了个身,短裤裤管被卷起,露出了黑色的内裤。沉燃眼神一暗,嘴角挂着笑意,大掌摸上白腻的长腿。
    沉舒妍开始后悔自己在运动会结束后吃冰。都怪自己抵受不住诱惑,现在好了,她痛很要死。虽然吃不吃冰的,大姨妈来的时候都会肚子痛,但是现在就像是翻江倒海,犹如身处于地狱里受尽所以酷刑,被受折磨。
    “行,你快点讲,我要睡觉了。”她伸手让沉燃拉她起身。两手紧扣,沉舒妍整个人靠在他身上,他顺势搂住她。
    再过几天就要考试,但是沉舒妍每天做完练习后,晚上都跟秦?媛打机,反正她努不努力,还是一样的。而沉燃也是,只不过他比较特别,就算有没有温习,他的成绩还是很好,全级第一这个宝座早就是为他而设立的。
    每次发成绩单,沉舒妍都会抱怨为什么明明是双胞胎,脑袋的结构却差这么多,所谓天渊之别,就是这样吧。
    真的太不公平了。
    深秋的风拂过,扫得纸张啪啦作响。教室静得只有沙沙的写字声,有人急得抓耳挠腮,也有人淡定如神,而沉舒妍就是最特别的例外。
    “还有五分钟。”
    作答时间还剩下五分钟,就在同学们都在奋笔疾书,埋头苦干的时候,沉舒妍早就做好了,现在还在睡梦中。
    沉燃也很快完成,两手交迭,翘着长腿,慵懒的靠着坐椅背,就这样百无聊赖的转着笔,盯住前座熟睡中的少女,唇角不自觉地上扬。
    视线从垂落在肩膀的发丝,缓缓往下移,落在那之下雪白的脖颈。
    五分钟很快就过去,沉舒妍被监考老师从桌子上拍醒。她打了一个哈欠,睡眼惺忪的看着老师。
    她接过身后传来的答题卡,又把自己的迭上去,交给前面的同学。
    她还有点儿困,耷拉着眼皮,呆呆的盯住前方,直到同学们都纷纷离开教室,她才回过神来。
    太好了。她这次考试又完蛋了。她明明都有温习,又让沉燃教她,可是她都不会做考卷上的题。
    都怪最关键的一个礼拜她的“好朋友”来了,弄得她痛不欲生。
    沉舒妍一手托住下巴,右手在草稿纸上乱画,心情不太好。
    “舒妍,你跟考卷有仇啊?又没有温习啦?”秦?媛坐在她面前的课桌上,坏坏的笑了。
    一连五天的考试终于完满结束。
    “什么叫又没有温习?刚才的题目我都会。”才怪。
    她把纸攥成一团皱巴巴的球形,丢到垃圾桶里面。漂亮的曲线在空中呈现,那张纸准确无误的掉进去。
    沉舒妍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惹得秦?媛都不敢作声,心里却是想着那就看发卷子那天,她会不会又是最后一个才拿回。
    “哥,你去哪儿?”沉舒妍站在校门口,却见沉燃没有停下脚步。
    “回家。”他头也不回的回应,声音冷沉。
    “你不等大哥吗?”听到她这句话,沉燃终于停下来,侧头看她。
    她明明就站在不远处,他却觉得这样的距离很遥远。
    “我为什么要等他?”他反问,沉声问。
    要是认真听,就能察觉到语气里透着几分不耐烦。
    沉舒妍朝他走近,一下子缩短两人的距离。“我们平时都是叁个人一起放学回家的啊。”
    本来只是他们两个,现在变成叁人行了。沉燃不喜欢他与沉舒妍之间,多了一个沉廷轩,也不喜欢沉舒妍觉得这样无所谓。
    “舒妍,你喜欢我多一点,还是大哥?”
    “哥,你的意思好像就是在问我喜欢爸爸,还是妈妈一样欸。”她抚摸脸颊,笑着说。
    “哥你吃醋了?”
    沉燃静默了一会儿,黑色的眼眸紧盯住她。
    午后的阳光洒下,散落在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上。沉舒妍在明媚的日光之下,她眯了眯眼,红唇微勾。
    “可是,怎么办?我两个都好喜欢。”
    沉舒妍笑那眼神含俏,带着几分狡黠得意的笑意,双眼回盼流波,顾盼流离间,勾魂摄魄。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