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 > 鹤唳华亭

第183页

    定权道:我不知道。你们一个一个究竟为何疯狂至此,我也不想知道。
    顾逢恩平静的望着他,问道:殿下那条醉弗林纹的玉带,现在何处?
    定权身子一晃,惊怒道:什么?!
    顾逢恩道:广武、兴武、天长、怀远、崇仁、骁骑、长河,七枚方銙,七张虎符,殿下既腰围了万余兵,为何迟迟不肯作为?是顾虑臣父?是顾虑臣?还是因为其它?
    室外突然惊雷动地,室内定权如遭雷击顶,牙关抖动不能自已,半晌方开言问道:你从何处知道?
    顾逢恩道:詹府一个姓许的主簿,前日抵长,将前后诸事详尽告知臣。殿下此番还京,必如临江折轴,永无回还之日。臣受殿下恩重,不敢不忍不愿见此发生成真。
    今夜可惊诧的事情实在已经过多,定权已无力再动怒作色,皱眉问道:许昌平?!他现在何处,叫他速来见我!
    顾逢恩道:他刑伤过重,奔走过急,昨日已经失救。他的遗体现在就在臣的营中,殿下若不信任,可以前往查看。
    定权浑身的气力如瞬间被抽空了一般,低垂下了双眼睑,深深一叹道:我不知道,你们一个一个,为何定要如此执着,如此痴嗔?
    顾逢恩摇头道:殿下五年前就误过一次机会,望勿一误再误。
    他忽然沉默,他则转向门外军士高声饬令道:尔等务必保殿下万金之躯万全无一失。逆贼血污殿下衣,速为殿下更替!
    众军士雷鸣应声,代替金吾卫士,将定权围堵在了孤城斗室之中。尸骸移去,鲜血拭净,唯余血腥氤氲,无计可驱逐。
    人大约是可以习惯一切的,不过一二个时辰,他的鼻端便已经习惯了血的气味,并可与之共处一室,互不相碍。不过一二个时辰,他也已经习惯了这种无上惊悸,无上惶恐,接受了今时自己或兵谏篡位或身败名裂的命运。
    不是没有想过动用那些雕琢精美,不可复制的贵重兵符,不过是因为捷报传来的次日,皇帝便调自己出京,这其间自己并无机宜。从那日起到今日已经整七天,他不知道,如果留京的话,他现在应当是黄袍加身,是苟延残喘,还是已被典刑显戮。
    他不是没有认真的考虑过,一如此刻他接受了这个现实之后,也同样开始认真地考虑。长州承州囤二十万军,战争损耗,尚余十万奇,其中一大半是顾氏直隶嫡系,忠诚用命,勇武善斗,远非积弱京营可比。长州尚有军马万余,骑兵急行入京,步兵跟随,不过七八日,应当可以赶在各地勤王军队之前抵京。这七八日加之离京的七八日不过半月,二十四卫皇帝尚不可能全数整革,果然如此,使内外交攻,兵谏未必没有速战成功的可能。还有,自己掌粮秣多年,比谁都清楚长州的粮储,如果速战成功,则补给应该足够支持这场兵谏。
    再往细处想,国家英雄甫丧,民心振奋激荡之时,居庙堂之肉食者便开始图谋烹狗藏弓,所以,连清君侧的口实都是现成的。这不是圣人所言的天时地利人和,但这是他萧定权自己的天时地利人和。
    山雨尚未来,他已冷汗如雨下,然而遍体满心凉透的同时,他的头脑也从未有一刻像现时这样清明,这样冷静。他想到的,他的表兄和堂兄也都想到的,他们精明如此,他们以为可行,那大概确实可行。为了不灭权欲也好,为了不灭痴嗔也好,他们在为了自身谋划的同时,切实也想救他。或者说只有救了他,他们的贪恋痴嗔才能满足,才能平定。否则,那也是终身要在血管里躁动的血液,他们将终身坐卧不宁。正如他现下一样。
    不错,就在他独居孤城,策划图谋的时候,他悚然发觉,虽明知天子差遣他前来的用意,他其实还是很兴奋。或者从一开始,他内心的深处便隐隐意识到了这个机会,许昌平和顾逢恩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向前推了他一把。明知或会丧权,或会丧生,他依旧不减兴奋。如同长途奔驰一样,虽然留给了他火灼般的伤痛,其实也使他兴奋到了极点。
    他也悚然发觉,无论他如何不能认同父亲和手足的某些作为,他与他的父亲和手足,其实果然血脉相通。总有那么一刻,同源的贪功恋势的血液会在他们的血管中烧沸。
    他从来并非不慕权势,在他所爱之人都远离后,只有那些深沉暗夜梦回间不可告人的电光石火,尚能瞬间照亮他灰暗孤单的人生,支撑他继续艰难前行。他从来并非不解权势的甘美,即便有人不恋华堂采色,西眉南脸;即使有人不喜翻云覆雨,一呼百顺;却从来没有人能够拒绝,有朝一日有望成真的那些夙愿,那些梦,以及心中的那个理想国。
    他其实和他们一样贪嗔,一样痴迷。作为离天最近,随时可以一步登天的人,谁也不知他每每是怎么样奋力,才得使血管中危险的沸腾冷却。然此时此刻,他对自己亦无能为力。他抬起双手,惨白得几近透明的皮肤下,青色的血管蜿蜒暴起,他可以看见自己的血液正在其间多么迅疾的奔腾宣泄,红如烈火,艳如烈火,燃烧如烈火。这一刻的燃烧,发生于他见过了如此壮丽自由的山河之后,他宁可轰轰烈烈的身名俱裂,不堪再忍受缓缓默默冻死于深宫中寂寞的一隅。
    大约对每个人来说,山河之美皆是催化,催化一个儒雅文士可以捉刀,可以杀戮,杀戮后还可以嗜血。他表兄的一生便是活生生的例证。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