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花间集

花间集——黑白世(129)

    既然担惊受怕,为要做冒险这样的傻事?为何要对接下来的仪式感到期待?或许这世上就没有不犯蠢的人。这样盛大的婚礼最终作用不过是给后将一起度过的漫长岁月增添一点谈资。
    想到这,答案还未明朗,但他的心情已平和许多。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快睡着了,久到唢呐的声音都要变得无力,轿子停了下来,落地的那一刻,安明熙霎时睡意全无,浑身竖起鸡皮疙瘩,直到花千宇在花轿外唤了声娘子,直到他握住了花千宇的手,他才稍微放松些,却也没有余力去关心外界对他这位男新娘的评价,一心皆在表现得像个女人这件事上。
    跨火盆,踏入熟悉的花府,走过挂满红绸和红灯笼的长路,至高堂,见高堂。
    安明熙听到了花决明的声音,透过团扇,隐约能看见了花决明的轮廓他还以为花决明不会愿意参与这场闹剧。事实上,情况不如他想的糟糕,花决明的情绪很平常,宾客们也都道着郎才女貌的贺语,对他的出身以及形象没有任何□□。或许只是看在花氏的面子上,但也让安明熙舒心不少。
    一旁观礼的安明心看着二人的背影,自语:这女的怎么跟安明熙一样?晦气。说完,安明心才注意到周围忽然静了下来,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却突兀,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其他人听了去。
    二皇兄。不知何时出现的安明镜拍了安明心的肩,安明心诧异回头,向安明镜的来路看去,只见所有人都摆出一副低眉顺眼的姿态原来是天子携太子妃和太后莅临,也就不难怪原本叽叽喳喳的人们忽然一起变成了哑巴。
    婚礼的主人公们朝向安明镜看来,正欲行礼,安明镜忙比了噤声的手势,说:朕只是作为兄长来观礼的,不是来毁了这场婚礼的。不言表兄而言兄长,是因为他来此也为安明熙。
    对于花千宇说要娶安明熙为妻,安明镜全然持反对意见,直斥花千宇违背天理纲常,大逆不道,但当花千宇说安明熙也同意的时候,他霎时像是被泼了一头冷水,有火也烧不起来。
    堂堂王爷,嫁给男人,是何等屈辱的事?安明熙竟然答应了?也不知花千宇给他下了什么迷药。
    安明镜心里虽然多少在意这个弟弟,不想安明熙受委屈,但却拉不下脸和安明熙推心置腹地交谈一番,毕竟隔阂就算消失,也曾经存在过。安明熙让出皇位,他自认亏欠安明熙,但也不想说自己站在如今的位置是多亏了安明熙承让。因心情太过变扭,那之后他也不曾和安明熙说起政务之外的话题。除朝参以外,二人几乎无交流。
    那么,他要以什么身份劝阻安明熙呢?这时候才自称兄长,是否自视甚高了?
    太难下口,到最后他也没找安明熙谈过话,只能自己说:他不是孩子,能为自己做决定。
    今日本不想来此,他并不像祝福这对新人,也认为安明熙不会想见到他。然而踌躇好些日,他最终还是选择到场,不为道贺,只为观礼。
    安明熙的团扇降了下来,露出一双眼,确认来者是安明镜。对上这双眼的那刻,安明镜不由向安明熙走去,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他已经不能退步。为了不显得自己是在犯蠢,他要说点什么,于是低声问:可以吗?几乎是下意识地问出这句藏在他心里许久的话。
    安明熙愣了片刻,点头,并抓住了花千宇的袖子。
    可以,因为是他,所以可以。
    红色绸缎遍满花府,灯笼照出的红光和天边的晚霞相映,日薄西山是一派喜气洋洋。
    命下人等在寝屋前,花千宇推开贴着囍字的房门,朝里走拐了个弯,绕过刻着金龙彩凤及和合二仙的屏风,便见着了端正地坐在红帐下的安明熙,红床洒满了寓意生子的五色果,花千宇笑眯眯弯下腰,在安明熙耳畔轻声道:久等了,我的夫人。
    见他身后没有下人跟着,安明熙叹了口气,说:若是不喜循旧,又何必成这个亲。仪式还没结束。
    花千宇直起身,伸出手,回道:我想你不喜欢那样的热闹。
    安明熙握住花千宇的手站起来:是。任花千宇把他牵出了屏风外。
    花千宇停在圆桌前,与他面对后,抬起他的手,吻了他的指背,说:我喜欢的是拜堂那部分。在众人的见证下,签立一生一世的契约。
    花千宇拍拍手,喊了声:进来。门外的下人们端着盘盘饭菜,有序地踏进房门大敞的新房,将热菜端上了桌,再悄悄退下。最后的两人带来了鸳鸯酒壶、酒杯,还有红绳,红剪刀,没有多言,也退了下去。
    带门合上,安明熙再叹了口气,说:你,不要胡来。
    花千宇掉安明熙的面纱,回道:夜还长着,填饱肚子要紧。
    不知什么时候,安明熙已经把妆卸了个干净。
    要事你倒不惦记,光惦记让我吃。安明熙的目光扫过花千宇,落在饭菜上。
    花千宇看着身旁人儿无可奈何的神色,一本正经地发出感慨:夫人真美。
    别叫我夫人,安明熙垂眸,像女人吗?
    嗯?
    我像女人吗?他想自己在花千宇心中就是个柔弱易碎的人。
    如若是指世俗中的女人,那必然是不像的。
    世俗外的女人呢?
    男人不能与男人婚配便是世俗,然你我即便大婚,也是堂堂大丈夫。世俗外的男女有谁能定义呢?女子与男子的分别不过于躯体,而明熙是男人,里里外外都是。我疼惜你,不是因为你像女人,只因为我爱慕你,无论你是男或是女。
    安明熙微扬嘴角,道:你向来很会说。
    但我做的不比说的少。花千宇握起筷子,把菜夹到他碗里,示意安明熙快些吃。
    安明熙看着碗里的菜,嘴角越扬越高,最终忍不住捧腹大笑。花千宇撑着脸,静静欣赏难得笑得这么放肆的安明熙。
    好一会,安明熙渐渐止住了笑声,擦掉眼角的眼泪,说:已经不是孩子了,为何还要学小孩子过家家?是在对花千宇说,也是在对自己说。
    花千宇清楚他的意思,于是对着他的眼眸,意图让安明熙看见他的真挚。他道:不是过家家,我和你成亲,是想要作为你的夫君长伴左右,直至入土。他牵起安明熙的左手,不由再感叹:你瘦了。
    安明熙无视他最后的话,看着二人交握的手,只说:不需要这场仪式,我也会在。
    嗯,委屈你了我现在也有些后悔了。花千宇想自己要是不这么闹,安明熙也就不会让自己在短短十日,瘦成这副皮包骨。
    安明熙听之蹙眉,威胁般道:不准说后悔。
    见此,花千宇更觉可爱,不由将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蹭了蹭,然后心满意足地露出了笑脸。
    在见不到安明熙的时候,花千宇时时刻刻都渴望着与安明熙的肌肤之亲,情思汹涌,本以为自己会按耐不住把安明熙吃得一干二净。然而,忍耐没他原来以为得那般辛苦,只是牵个手,他焦躁的心就平静了不少。
    安明熙还饿着,他要先填饱安明熙的肚子。他放下手,催促安明熙把晚膳吃了。
    安明熙被他盯着,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碗筷,说:我平日有进食,是你夸张了。
    不吃了?
    安明熙摇头。
    再吃点吧,夜还很长。
    安明熙再摇头,顿了顿,忽而道:在世之时尚无人知晓你我,百年之后只余空壳白骨他没再往下说,因自己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既然不允许花千宇后悔,他又因何再诉懊悔之语?
    花千宇将安明熙的手放在唇下,吻了他的掌心,说:无关他者,这是我们的婚礼不然,是非由人说,就让他们知道罢。故事由史官书写,后世传唱,千宇便多了爱妻的美名。
    安明熙沉默了片刻,断然:不行。
    多日后,京城里突然传开花千宇娶的新娘子其实是安明熙的论调。
    当欧阳朔把这事当笑话说与花千宇听,猜测:定是康亲王在拜堂前提的那嘴,让人无端多了猜想在场的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竟能把这样的不着边际传开,还真是
    花千宇摇摇头,神色轻松,显然不把欧阳朔说的话放心上。他说:与康亲王无关。
    你知晓是谁造的谣?
    花千宇微微眯起桃花眼,回道:我。
    你?
    花千宇沉默,只是笑得意味深长。
    反应过来花千宇说了什么,欧阳朔愣住,片刻后笑得无奈:难不成弟媳真是贤亲王?他只当花千宇在说笑。
    花千宇身体往后倾倒,散漫道:谁知道呢?
    他耷拉着眼帘的目光投射在欧阳朔身后,似有所思。不久,视野里多了人影,见了那人腰间熟悉的玲珑玉球,花千宇抬起了眼是安明熙。
    恋耽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