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 > 他在火葬场(快穿)

轮回五:明镜缺(7)禁地

    颜洵同玄明到达时,天衍八峰的其他几峰峰主并十二堂堂主早就聚齐了。宗主应当是已经向他们告知了颜洵出关一事,是以场面还算井然有序,众人都尚有分寸地表达了对颜洵仙子的关切。
    颜洵熟练地与众位寒暄一番之后,和玄明一同在宗主下首的左右两侧落座。宗主也含笑着同她嘱咐了几句,方才清清嗓子,向大家宣布了禁地重现之事。
    天衍宗作为修真界第一大宗,是由一位早就飞升的剑修大能开创的。除了大能亲传的独门剑法和心诀之外,天衍宗最出名的就是其后山的封印以及十年一启的禁地。
    许多年前,妖族和人族共存于凡间。妖族凭借着天生能吐纳天地灵气的体质,很快便愈加强大。反观人族,虽然已经依靠着仙人们留下的真经出现了一些修真之人,但大多以散修为主,根本成不得气候。所幸妖族虽体质强悍,但大多都聚集在荒蛮之地。而人族也早早建立起了城池堡垒。因此,凡间还算相安无事。
    然而,走兽的本性是无法改变的。妖精嗜血,虽然得开灵智,却依旧讲求的是物竞天择,优胜劣汰,没有半点道义的束缚,是以妖族伤人之事时有发生。至于人族那边,渐渐地也开始扩大他们的领土。他们坚信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那些散修的帮助下逐渐蚕食着妖族生存的环境。人族同妖族之间的矛盾也到了愈演愈烈的程度,积尸草木腥,血流川原丹。
    就在此时,这位剑修大能出现了。他带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运用着独步天下的自创剑法,将当时的妖族最为强悍的大妖封印在如今天衍宗的后山之中。经此一战,他的剑法愈加至臻,率领着众多散修打得妖族落荒而逃,至今仍落脚于西北的荒蛮之地。
    在众多人的簇拥下,这位大能开创宗派,取“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之意,命名为天衍宗。直到得道飞升的前一天,这位大能依旧守护着镇压大妖的封印。
    至于天衍宗的禁地,则是一个危险同机遇并存的秘境,据说也是这位天衍宗祖师同大妖一战之时,由于灵力的冲击而产生的。此秘境十年才现世一次,并不限制修为,但修为越高,在禁地中就越是有生命危险。特别是元婴以上之人,稍有差池便会死无葬身之地。曾经也有不信邪的人自恃甚高,想要一试,修为半毁者有之,杳无音讯者亦有之。
    因此,这个禁地如今成为了元婴以下弟子的试炼之所。其中自人妖大战之后留下的天才地宝、奇遇机缘倒是也不负它的凶名。不说旁人,如今天衍宗宗主所用的本命剑,便是他当年在禁地之中的古战场上捡到的仙级法器。
    禁地此番将会现世一月,开启及关闭之时都需要八位峰主一同撑起大阵,打通通往禁地的路。宗主对他们叮嘱的一番话同千年前并没有太大差异。颜洵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等意识回魂之时,身旁的人正在上报此番派出的弟子。
    当然都是各峰各堂的杰出才俊。
    烟屏峰的峰主沉芸上报完她门下的两名弟子之后,十分自然地侧头询问,“颜洵,这次你们钟明峰派谁参加试炼?”
    四周细碎的交流声突然安静了下来。颜洵勾起嘴角,看着沉芸才反应过来的慌张神色,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背,“阿芸你莫不是忘记了?我们钟明峰如今除了我以外,恐怕再没旁人可以派出了。”
    沉芸此人一向有些迷糊,颜洵心知她没有恶意,也不会怪罪于她的无心之言。
    “那可不行。若是你在禁地出了什么差池,玄明还不是要拿我是问?”宗主也跟着打起了圆场。“对了,晨晓峰此番要派哪名弟子呢?”
    “此番便让琚翔去吧。”玄明沉吟了片刻,“至于另一个名额,就给玉茗了。”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
    玄明会选择琚翔当然在众人的意料之内。琚翔本就是宗里年轻一辈中最受看好的弟子,若是能在禁地中得到些许机缘,结婴也是指日可待的。但玉茗就不一样了。她如今还是练气中期,距离筑基都有很长的距离。为何要选她去禁地呢?
    禁地虽对元婴以下的修士更为宽松,但也不是一点危险都没有的。本就是许多年前人妖大战时期形成的隐秘之所,其中蕴含着着很多前人设下的法术陷阱,以及土生土长的凶险走兽、植株。这样的地方,大家大多会挑选筑基后期以上的弟子前往。有时实在不愿浪费名额,选择了哪位筑基前中期的弟子,他的师尊都要千叮咛万嘱咐,恨不得将所有的高阶符纸和丹药都送他保命。
    若是玄明无人可选倒也罢了。偏偏众人皆知,他的开山大弟子正巧卡在金丹末期的瓶颈上多年。这样好的机会,玄明为何要偏偏选择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辈呢?
    就算是先前钟明峰的弟子曾当着他们的面指责过自己师公心存悖德之情,这些峰主长老大多是不愿相信的。他们平日里除了要打理门下的各项庶务,教导弟子修炼,剩下的时间全用来打坐修行都深觉不够,是以并不关注旁人的事情。但听了玄明此刻所言,很多人都想起了曾经的那番让他们误以为是匪夷所思的指责。
    到底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在座众人很快便收敛了神色。只是不知这表面的风平浪静背后,又有多少人在偷偷同旁人用密语传音议论着。又有多少人放出神识,偷偷打量着玄明同颜洵二人。
    偏偏玄明一派坦然不说,颜洵也是安之若素。倒让他们分辨不出这天衍宗中修为最高的两人究竟是何用意。
    沉芸率先沉不住气,“剑主,这禁地之中危险重重,你那位女弟子的年岁尚小,便是等下次试炼也无妨的。”
    玄明故作不知她话中委婉的深意,“无妨。倘若你们担心,我自去寻了抑灵丹来压制修为,在禁地之中带领这帮弟子就是了。刚巧钟明峰空出了两个名额,我占了一个倒也不多。”
    “师兄,莫要说笑了。”宗主赶紧止住他的话头,“抑灵丹连高阶法器都无法骗过,更何况是禁地了。若是你在里面安然无恙倒还好,要是出了什么差池,莫说是全修真界的一大损失。恐怕颜师妹定将第一个不放过我。”
    玄明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在颜洵身上。见她眉头微微皱起,方才温和一笑,“自然是说笑的。晨晓峰门下弟子我都心中有数,届时琚翔自会护着她的。”
    宗主毫不掩饰地松了一口气,接着招呼众人商谈关于禁地的其他事宜。
    玄明看着颜洵同沉芸交谈时那抹海棠醉日的笑颜,心底生出一丝烦躁。
    方才在众人面前,他是故意提出玉茗的。对比起旁人的惊愕,颜洵实在淡定得突兀。那一刻,玄明只觉得被抽干了全身的灵气,一颗心憋闷不已。不知为何,他渴望见识到洵儿为他展露更多的神情,便是愤怒或是恨意也好。倘若能有幸在看她脸上窥得一丝妒意,玄明恐怕能喜悦得忘乎所以。
    他记不得自己是何时有了这般阴暗的念头。从前他遗憾于只有自己偷偷心悦于小师妹,而对方对他从来只有仰慕之情。但总归他们结成了道侣,他相信会有两心相知的一日。如今他倒羡慕起了曾经的自己。洵儿现在看向他的眼中只剩下了礼貌,连曾经的敬仰都遍寻不见。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分明知晓不该如此,玄明却忍不住一遍遍地试探着颜洵,想要确认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