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暗恋十二年的他离婚了

第255页

    但谭铮就是要让谭戍慌一慌,还打算提前和任昭远串通好让他生个气,趁着事小给谭戍长长记性,免得以后真做出让任昭远难受的事来。
    “爸。”
    谭铮没抬眼:“嗯。”
    “你中学的时候没有喜欢过人吗?”
    “有。”
    没想到谭铮会这么配合正面回答,谭戍顿时起了精神:“有过?是什么样的人啊?在一起过吗?”
    “在一起了,”谭铮随口似的说,“还结婚了。”
    谭戍愣住,好一会儿才能出声:“你中学的时候就喜欢任爸?最最开始就喜欢任爸吗?”
    谭铮感兴趣的部分已经看完,把报纸折起:“我这辈子只喜欢过你任爸一个。”
    “可是任爸不是——”
    任昭远以前结过婚,谭戍知道。
    他下意识以为谭铮虽然没结过婚但一定有过感情史。
    尤其平时谭铮哄任昭远的花样那么多,谭戍还偷偷想过,看起来是任昭远第二次结婚谭铮第一次,可说不定任昭远只谈过前夫和谭铮这两个人,而谭铮谈过许许多多个男友,所以才能攒下来这么多手到擒来的经验。
    主要是在谭戍看来,日常的相处里谭铮说情话也好做贴心的事也好都太熟练了,反倒是任昭远经常接不住招。
    谭戍消化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任爸是你的初恋啊..”
    谭铮起身向外走,随手在谭戍头上带了一把:“想想自己吧。”
    谭戍看谭铮出去就知道是任昭远回来了,昨天任昭远去B市给一个比赛颁奖,说好今天下午回来。谭铮手机上有管家系统,任昭远的车到院门外会提示。可这次他没跟着出去迎,因为谭铮扔下的一句「想想自己」脸愁成了苦瓜切片。
    两个爸爸一天到晚蜜里调油舒服滋润,他一个自身难保的,不想想怎么坦白才能从宽,瞎操什么心?
    外面太阳还亮堂堂悬着,谭铮迎出去时任昭远恰好从车上下来。
    夏日光线热烈,任昭远微微眯起眼睛,怀里抱了一篮盛开的重瓣洋桔梗。
    层层叠叠柔软花瓣簇拥延展,乳白之中蕴着极清浅的绿意生机。
    “累不累?”
    任昭远在看见谭铮的那一瞬就已经笑起来:“不累。”
    谭铮拿着花揽他到连廊下,停下拥住人细细地吻:“想我吗?”
    “嗯..和你一样。”
    “一样吗?”
    “那就比你多一点。”
    “不可能..”
    洋桔梗的香气萦绕两人身侧,在拥吻间,伴着低语,丝丝缕缕飘散,融进夏日的风里。
    的确,是第一次恋爱,是第二次婚姻。
    但,都不重要。
    你只要知道——
    他是他的情之所钟,他是他的余生所好。
    作者有话说:
    完结啦——
    赶在七月的尾巴,终于画上了句号。
    从正式连载到完结刚好半年时间,来晋江的第一本,谢谢陪伴的你们,让我没有一个人摸索着走过这段从陌生到熟悉的路。
    写到这里要哭了..举起一颗心心——
    最开始连怎么看谁给我投了营养液都不知道,后来一点点了解各种积分、榜单、规则,现在应该勉强算一个「懂事」的晋江人了。
    我码字真的很慢,又很吃感觉,经常这段时间觉得日更三千毛毛雨,后面有事忙起来或状态不好靠咖啡通宵都写不出。
    很多次请假,完结时间也一拖再拖,谢谢你们包容呀。
    有时候心虚得不敢点开评论区和微博,忍不住点开看时发现没有人责怪就长长松一口气,在心里一连三鞠躬。
    刚刚点开后台发现起初的预计篇幅是25万字,早些时候微博有人问时也笃定地说二三十万字、七十章左右,没想到会写这么多,但又的的确确全部是想要写的。
    有些小地方想修一修,全部修完后会在微博说修改的点。
    其实写番外的这段时间已经回去修过一部分,之前连载的时候经常觉得自己写得不够好,几次想大修重写,但现在隔了时间回头再看,很多内容我自问没办法再写出当时的感觉。
    也许以后脱离出去又会觉得哪里不够好,但我在写的当下已经尽了拥有的全部情感和笔力,给出了现在能给的最圆满的圆满。
    文字有限,就到这里。
    他们岁月且长,日复年年。
    最后,还是谢谢你们,希望你们一切顺利,每天开心。
    祝好——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