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老公死后我登上了人生巅峰(小妈 nph)

第二十六章夏,我来了(教授加入战局微H,新

    下学期开学,叶林夏美美的打扮好自己,出门前吻别了家里的老母亲和四个娃,挎着小包包上了车。
    她现在身材重回巅峰,必须去办公室秀一圈。
    说起来外界好像没人知道她已经结婚生了娃,她也不打算告诉别人,省着无故给自己招来一堆指指点点。
    今天的办公室里人很多,有课没课的都凑在一起,尤其女老师们,看起来十分兴奋。
    而另一堆的男老师则各个都拉长着脸,只有退休返聘回来的老教师端着茶水杯笑得慈祥。
    叶林夏一进门,好几个稍微年轻一点儿的男老师就朝她走了过来,比平时更加热情。
    尤其是那个和她一边大的讲师谷书屿,直接冲了过来,比平时更大胆的拉住了她的手。
    叶林夏一直都知道他对自己有意思,但之前她实在无法分出精力来对付这个一脸精明样的男人。
    谷书屿牵着她的手已经引起了两个男老师的不满,一直瞄着这边的一个年轻辅导员也皱起了眉头。
    叶林夏转头朝他笑笑,自然的抽出了手,先没有理他瞬间通红的脸庞。
    踩着细高跟走到女老师堆,自然的加入对话。
    “怎么了什么高兴事啊,涨工资啦。”
    “比涨工资还高兴的事,我们学院来了个新老师,外国人,年纪轻轻已经是教授了,还特别帅!身材超好!”
    “大小姐还在乎这点儿工资吗,怕不是来炫耀的吧。”
    一片花痴声中传来不和谐的一句话,叶林夏早就习惯这种没水平的嘲讽,理都没理。
    旁边传来男老师的嘘声,但叶林夏的脑子已经着重的给她标出了三个字。
    外国人。
    果然,话音刚落,门口的亮光就被挡住了,她抬头,看到了那个曾经无比熟悉的脸。
    他比自己回国前瘦了不少,原本就立体的面孔如今更加深邃,只是她最爱的胸肌看起来已经小了很多。
    身边的女人们同时吸了口气,捂住了嘴。
    巴泽尔用刚学的普通话和他们打了招呼,院长起身迎接。
    他们磕磕巴巴的交流,叶林夏瞥了一眼刚才阴阳怪气自己的人,起身走了过去。
    “这是我上学时的导师诶,没想到现在还能碰上。”
    巴泽尔虚揽着她的腰和她行了个贴面礼,完全的绅士做派。
    而她直接挽住了他的手臂,一副兴奋小女生的样子。
    办公室里充满了奇怪口音的外语寒暄,叶林夏在各种复杂的眼光中去上课了。
    两节课下课,她提着包包去了教职工专用卫生间补妆,正在涂口红的时候,被从身后拦住进了第一个隔间。
    身后的男人散发着让她沉醉的橡木香,曾经她说喜欢这个味道,从此巴泽尔就只用这种香水。
    她向后仰,把头放在他的宽肩上,整个身体的体重都压在了他身上,任由他在自己的脖子上发狠的吻。
    等巴泽尔吻够了,伸手紧紧的抱住她的腰,脸贴在她的脸侧,胡子扎得她痒痒的。
    “我好想你,夏。”他不停的吸着叶林夏身上的香气,陌生又着迷。
    叶林夏回国后换了一款香水,生过孩子之后身上还混着奶香,让人总是忍不住想吃掉她。
    “我也想你,不过老师还是这么喜欢钻女厕所。”
    她上大学时学校女老师很少,巴泽尔没事就拉着她去女教师卫生间亲热,在那里不知道吃掉了她多少口红。
    “你不想我,我都不回我的邮件。”巴泽尔强行将她翻了个身,面朝自己,大手捏着她脸蛋的肉,嘴巴嘟起来。
    鲜艳的大红唇和她现在的表情十分不搭配,但巴泽尔爱死了她这种反差萌,低头一下下的啄着她的唇。
    叶林夏好久没有吻过他了,挣扎着伸出手搂上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吻到口红全部花掉,呼吸困难时才分开,在狭小的空间里大口呼吸,缓解窒息感。
    叶林夏已经软了身子瘫在他怀里,巴泽尔熟练地将手伸向她的裙子里。
    她今天穿了一件十分修身的包臀裙,他的大手勉强挤进去,从下面摸进了她的内裤。
    果不其然摸到了一手水,他把手拿出来放在鼻下轻嗅,又伸出舌头舔。
    叶林夏伸手拍了下他的胸脯,打到了他的骨头上。
    “你的胸肌都没了,我靠着都不舒服。”说着她就要起身,但巴泽尔强硬的将她的头按回去,搂得紧紧的。
    “还不是因为想你想的,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从不主动找我,给我回了邮件也是官方的口吻,一看就是没注意到发件人,后续也没了消息。”他使劲点了下她的鼻头,“罚你之后陪我去锻炼。”
    “好。”叶林夏抱着他的腰,用头蹭着他的锁骨。
    巴泽尔继续伸手进到内裤里,在阴蒂上狠狠搓弄一会儿,接着向下,分开阴唇,指尖覆上了穴口。
    他熟练的摩挲按压,在指尖将要进去时,突然停了下来。
    他低头看着叶林夏,眼里是不可置信。
    “怎么停了?”她还在闭眼享受,穴道已经痒了起来。
    “你生过孩子了。”他用的陈述句,声音低沉了下来。
    叶林夏想起他的第二学位是法医学,对人体的把控十分精准,任何细小的变化都逃不过他。
    “嗯。”这也没什么好藏的,她实话实说。
    “你不是说不喜欢孩子不会生孩子吗。”他声音颤抖,好像经历的巨大的欺骗。
    “之前确实不想,但是去年突然就想要了,然后就生了。”
    “孩子的父亲呢,你们结婚了吗?”
    “结了,但我刚怀孕他就死了,连我怀的是男是女他的不知道。”
    “我不允许你这么糟蹋自己。”他几乎已经抑制不住语气里的愤怒。
    “这哪是糟蹋,这是旁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首富老公新婚就去世,公司都是留给我的,还没人管着,我想干嘛就干嘛。”
    “所以你就到处勾搭男人,办公室里为你争风吃醋,外面还挂着数不清的情人,每一个向你示好的人你都不拒绝,以前我以为你只是玩儿玩儿,结果你现在已经把自己搭了进去还生了孩子,你太让我失望了。”
    “争风吃醋?”叶林夏看出来对自己有意的也就谷书屿一个,难道还有别人?
    “你看不到那几个男人拼命在我面前显摆的样子,看不到他们的眼睛都黏到你身上了吗。”
    “我能管得了别人的想法吗,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居然说出这么幼稚的话,再说你是我的什么人,敢对我说出失望的话。”
    两人脸色都冷了下来,憋着气看着对方。
    “我没资格管你。”巴泽尔真的被气得不行,他越过她的身体直接出了门,没避人的出了女厕所。
    留在里面的叶林夏懵了,她现在看起来很没脾气吗,怎么是个人都敢和她翻脸。
    她伸手整理一团糟的裙子,里面的内裤已经惨不忍睹,而罪魁祸首竟然跑路。
    生气的踢了一脚隔间门,她在心里把巴泽尔拉黑了。
    教授,你会后悔的。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