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 > 春情难遣旧金山(破镜重圆H 年代港风)

第廿九回寥影

    “我去见过前妻了。”他说得坦然光明,“她马上要再婚,会随着丈夫搬到旧金山来——你不晓得他们感情多好,她和我见面只半个小时,其中二十分钟都在和她丈夫打电话。”
    她只是不做声,沉默而软绵绵在他怀里。
    “到离婚时我还不算入行,只演过几个龙套角色,没什么收入。后来我成名了,她却没有主动联系过我,我给她帮助她也不要——我是说,凯瑟琳其实是一个很好也很有原则的人。”
    她又想起他关于《马前泼水》的那番评论,将自己与他前妻两相对比,更觉百口莫辩,更是沉默。
    “怎么了?”他猜测妹妹早已通过媒体得知他去探望过前妻,故而有这一番解释,然而见她不讲话,便又想她是不愿聊关于前妻的事。
    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捏抬起她的下巴,他亲昵微笑地看着她,双目含情,故意问:“不说话是在怕哥哥绑你么?”见她怔怔得像要哭,立即将她按回怀里,柔声哄道:“那你叫几声‘好哥哥’,只绑一小会儿便放了你,好吗?”
    她深呼吸了一声,双臂用力挣脱了他,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慢慢道:“哥哥,那时候我不肯和你走,人家就骂我‘小时候做戏子,长大了当婊子’,其实你也这么觉得吧?觉得我不懂廉耻,所以可以被绑起来淫辱,我不信你对自己的妻子会这样讲话。”
    他有七八分委屈,叹息一声后,俊脸肃穆,郑重唤她:“阿娴!”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色昏暗了下来,刚刚窗外的绿荫转瞬就变成了一团模糊的黑影,随着夜风张牙舞爪。
    她眨了眨眼,转身离去。
    “平时我回家,小猫总是跑到门口来接我,今天却没有见到它。”他望着她的背影,“刚刚在客厅里也没有找到,你把它抱去卧室了吗?”
    她听罢僵在了原地,哥哥平日里总是对小猫的亲近凑趣不大理会,没有想到竟有这番找寻。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硬着头皮走回来,望着地板,“我想……我马上要走,你也说过,我走了你不会养它的,再说你那么忙,确实没工夫理它,所以我把它送给了一位同学。”
    说完她看了他一眼,又侧过脸,抢忙继续解释:“这位女同学的丈夫是日本驻洛杉矶的外交官。她家里本有两只猫,有一只寿终正寝,老死了,所以想要只小猫。她很细心,很有照顾猫的经验,完全可以放心。”
    说完再去瞧他,没有想到他只是点点头,神色也很轻松,与她擦肩而过后,步伐却很慢。她的心瞬间揪住了,控制不住地跑出去追上了他。
    他越走越快,下楼后走到客厅里才慢下来,踱步到落地窗前的猫爬架边。那爬架似一棵在客厅里生根多年的大树。他伸手抚在那毛茸茸的垫子上。没有开灯,黑暗中,他只是在那里静静站着,一下一下温柔地抚摸着,像在抚摸最心爱的小猫。
    她这才意识到,自从那夜她把小猫捡回来,平日里照料它的一直是哥哥。暗夜清光,他的身影很是寂寥。
    “你连名字都不给它取,我以为……”她说到这里,一阵惘然一阵心疼,语带哽咽,没有说下去,他也恍若未闻。
    过了很久,他才转身面向她,声音轻而明晰,“孟瑛娴。”
    然而没有后文,他只是平静从她身边走过,上楼去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