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暖爱之独家拥有

043 六年,不爱了

    暖爱之独家拥有 作者:河清海晏七七

    043 六年,不爱了

    有人说,就算全世界都放弃了你,你也不要放弃了自己。

    童晓睁开眼睛勇敢的面对崭新的一天,她没有选择家人的权利,但是她有选择生活的权利。

    女孩子对自己好一点,别人才会对你好。

    吃过早饭,准备去学校。到了楼下,看到郝哲的车子停在公寓外面。他摇下车窗,露出笑脸,对着她招手。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他问她,“早餐吃过没?”

    她点头,“在家吃了。”

    “那陪我吃一点吧,我还没吃。”他说着调转车头。

    童晓皱眉,“我上班要迟到了。”

    “放心,不会让你迟到的。”

    他坚持把车开到了附近一家面馆,点了两碗面。

    “我多怀念多年以前,那时候我们都是彼此的,现在,跟你一起吃个早餐,都觉得是一种奢望。”

    童晓埋头吸着面,心里也是说不出的苦涩。

    倘若没有那么多的波折,他们也许早就幸福了。经历了那么多,即便再走到一起,感觉也不一样了。

    吃完早餐重新上了路,快到学校的时候,童晓低声打破沉默,“阿哲哥哥,今天晚上不用来接我。”

    他没说话,握着方向盘的手在用力。

    车子到了学校,她道了声‘谢谢’,打算下车,他却把车门锁得紧紧的。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接受我,但是我不会轻易放弃。”

    ——

    童晓走在校园的幽静小路上,耳边回荡着郝哲的那句话。

    忽然,肩膀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她转身,何秋婷正色迷迷的看着她。

    “童晓,你还瞒着我,刚刚在外面的宾利车,你敢说不是沈少的?两个人好上很久了吧,不会连婚期都近了吧。”

    “不是,那不是沈辰鹏的车。”

    何秋婷勾住她的脖子,“你这女人,还真是死鸭子嘴硬,你认识几个开宾利的呀?跟沈少谈恋爱是多么幸运多么值得骄傲自豪的事,怎么到你这儿,反而觉得丢脸了呢。”

    童晓刚想说些什么,身后又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童晓,你妈妈是不是来北京了呀?”

    童晓背脊一凉,转头看向那位同事,整个人都呆住了。

    “哦,是这样的,我阿姨在莫氏购物中心有个专柜,昨天有人泼妇似的在店里闹事,说她是沈辰鹏的丈母娘,她家女儿还是我们英顿的老师,闹到后来警察都去了呢。我在想,我们英顿跟沈少有关系应该就是你了吧,有这回事吗?”

    童晓尴尬的只想找个地洞钻下去。一时之间什么话也不会说。

    何秋婷挽住了她的手臂,没好气的对沈悦说,“你是羡慕嫉妒恨吧,见不得人好是吧,大家都是同事,你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呢。这样只会显得你很没素质,童晓,我们走,别理会这种人。”

    何秋婷拉着童晓离开。

    一直到了班上,童晓都还一副呆滞的模样。

    何秋婷安慰她,“童晓,你别生气,那种人得了红眼病,你越是理会,她们越得意。”

    童晓低着头,淡淡的说了句,“她说的是事实。”

    何秋婷惊呆了,在原地怔了好久,说不出一句话。

    ——

    消息很快传遍整个校园,所有人都知道童晓的妈妈大闹商场,被警察带走。

    人传人,消息很快变了样,传言童晓的妈妈在商场偷东西,人赃并获被警察带走。

    每个人在校园里看到童晓都指指点点,三三两两的小声议论着。

    还有些好事的,故意走到童晓面前,假装好意的对她说,“童晓,我听大家说你妈妈因为在商场偷东西被抓了,我舅舅在公安局,需不需要帮忙?”

    “我妈妈没有偷东西。”

    “是吗?我知道你不好意思承认,我们都是同事,没有人会笑话你的。”

    童晓咬了咬唇,怔怔的看着她。

    “别这样嘛,我也是好心想帮你,需要我舅舅帮忙说一声。”

    同事扭着臀离开了,童晓双手紧紧握着拳,努力不让眼泪流下。

    更为夸张的是,放学时,童晓把孩子们送出去,很多家长围着童晓询问孩子在学校的表现。沈悦突然跑过来,不大不小的声音,正好让所有家长听到,“童晓,这里就交给秋婷吧,你还不赶紧回家,你妈妈在警局还没出来吧。”

    所有家长都沉默了两三秒钟,接着有人问道,“童老师,你妈妈怎么了?需要我们帮忙吗?”

    “童晓妈妈在莫氏购物中心偷东西被警察抓了,你们哪位家长在警局工作的,可以帮个忙。”

    那一刻,童晓只觉得脑袋里嗡嗡嗡的叫着,她连解释都忘了。

    安暖今天得空亲自来接叮叮,看到这一幕,跑了上去。她拨开人群走到沈悦面前,锋利的视线盯着她,冷冷的说道,“我是莫仲晖的太太,发生这么大的事我怎么没听我老公说,为人师表,蓄意诽谤,不知道梅园长知道后会怎么处理呢?或者直接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沈悦羞红了脸走开了。家长们也纷纷领着自己的孩子离开了。一场闹剧虽说结束,可家长心里头大概都有看法吧。

    安暖轻轻拍了拍童晓的肩膀,担忧的问,“童晓,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你,莫太太。”

    看着童晓瘦小的背影,安暖深深叹了口气。

    自打听钟欣文说了她的身世,安暖特别希望这个姑娘可以幸福。她心里其实很矛盾,一方面希望童晓能和辰鹏在一起,令一方面又害怕辰鹏会伤害了她。自家哥哥什么德行,她比谁都清楚。

    回去的路上,叮宝搂着安暖的脖子,噘着小嘴道,“妈妈,童老师好可怜,学校的老师都欺负她。”

    “恩?”

    “今天童老师带我们出去做早操,其他老师都笑她,我看到童老师偷偷的抹眼泪,好可怜的,你帮帮她好不好?”

    安暖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

    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多少大人在孩子面前应该感到自惭形秽。她相信人性生来是善的,到底是什么抹灭了很多的人性。

    ——

    这天晚上,安暖、沈辰鹏、沈辰风和钟欣文夫妇凑成了一桌麻将,莫仲晖带着两个孩子在旁边玩。

    安暖有意无意的问莫仲晖,“童晓妈妈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没事了,都处理好了。”

    沈辰鹏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不爽的说道,“没事你提她干嘛?”

    安暖甩出去一张牌,“我只是觉得童晓太可怜了,我以为学校是个很单纯的地方,没想到里头也很复杂。也不知道童晓妈妈的事被谁知道的,听说学校今天传得沸沸扬扬,最可恨的是,她们传童晓妈妈在商场偷东西被抓紧警局。放学的时候,学校门口多少家长呀,她一个同事跑过来跟家长说这事,你们不知道,童晓当时整个人都呆了,我看着特心疼。”

    钟欣文把面前的麻将一推,“我不玩了!”

    沈辰风赶紧跑去安慰,“你这是怎么了?这情绪来得也太快了吧。”

    “我心疼童晓!某些人把她家长接到北京,又不对他们负责,给童晓捅娄子,她只是一个女孩子,哪里能经得起留言的攻击。某人太过分了,活该童晓被人抢走。”

    沈辰鹏眯着眼睛看她,“你在说谁?”

    “我说谁谁心里清楚!这个家里每个人都哄着你由着你,没人敢说你,我就不怕。你有本事把她家人接到北京,你有没有本事保证他们不给童晓惹事?说的好听,接过来给童晓减轻负担,她的家人什么德行你不知道?”

    沈辰风看着沈辰鹏越来越黑的脸,捣了捣钟欣文,“别说了。”

    “我说她也是为了他好,你们这样纵容他反而是害了他。起初他追童晓的时候,对她多好,女孩子本就心软,童晓又从小缺爱,被他给的一点点温暖感动,飞蛾扑火般的爱上了他。可是结果是什么,怀着他的孩子被抛弃。有些人永远都没有那样痛过,童晓当时跟我说,经历了一次,这辈子都不想再生孩子。”

    安暖眼眶红了,因为这样的痛她经历过。

    莫仲晖坐在她身边,轻轻揽住了她的肩膀。

    “后来,看到童晓和章霖云在一起,又跑去搞破坏。童晓也是傻,一次被骗,还是那么的信任他。最后呢,前女友出现,立马一脚将她踹了。到底把童晓当什么人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钟欣文越说越气不过,走到沈辰鹏面前,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请你给我看清你的心,如果你心里装着童晓,能够保证这辈子能给她幸福,就放下你所谓的男人尊严,不顾一切的去把她追回来。如果你对她三心二意,请你不要去打扰她平静的生活,把她家人送走,不要再给童晓添麻烦了,她已经够惨的了。”

    所有人都吓坏了,这个家里,谁敢敲着沈辰鹏的额头说话。就连安暖,也是跟他开玩笑时才敢这样做。

    沈辰鹏黑着脸瞪她,深邃的眸子染上了寒冰。

    钟欣文叉着腰,“我是孕妇,你有本事打我呀?”

    他什么话也没说,拿着车钥匙走出了家门,任谁在后面唤他的名字,他都没有听到。

    ——

    车子漫无目的的行驶在路上,眼前仿佛浮现出所有家长围着她,而她一脸呆滞,无地自容的表情。也能够清晰的想象出,那日在商场,围观的人更多,她娇小的身子被他们围在中间。

    伸手按了按太阳穴,忽然不知道事情为什么被他搞成这样。

    开着车子不由自主的到了她的公寓,在公寓楼下没有看到和他一样的宾利车,他整个人心情好了许多。

    在车上坐了好长时间,终究没忍住上了楼。

    伸手按了按门铃,童晓很快来开门,因为她没想到这么温柔的敲门方式出自沈辰鹏。

    看到他的一瞬间,她立刻沉下了脸,想要关门,他一只手挡住了。

    “童晓,我们谈谈,关于你的家人。”他的表情很认真,没了平常的纨绔模样。

    童晓松了手,让他进门。

    他看到茶几上刚吃了一半的泡面,还有杂乱的报纸。

    “你晚饭就吃这个?”他眉头下意识的蹙起。

    她冷冷的回答,“不关你的事。”

    他捡起报纸看了看,全是求职版面,眉头拧得更紧了,“又要找兼职了?”

    她把报纸抢走,把剩余的半桶泡面吃完。

    他看着心里难受的紧,恨不得把泡面抢过来扔出去。可是他没这么做,静静的看着她把面吃完。

    “童晓,我不管你信不信,把你家人接过来,我是出于好心。我想给你弟弟安排好的工作,让他能够养家糊口,减轻你的压力。但是我没想到,你母亲是这样的人。”

    她冷冷的看着他,“沈辰鹏,你不用假装好人。”

    “童晓,我对天发誓,我真的没有恶意。”

    她冷笑,“我妈现在赖上你了,这次出事,也根本不会带给她教训。相反,她会用她特有的方式,让整个北京的人都知道,她是你沈辰鹏的丈母娘。”

    沈辰鹏蹙眉,“童晓。”

    “我求你,请你把他们送回去。”

    “童晓,我既然把他们接过来,就不会主动把他们送走。况且,你弟弟现在工作挺认真的,把他送回去,他又会恢复原来的模样,整天只知道打游戏,荒废人生。”

    童晓深吸一口气,“请你出去。”

    沈辰鹏按了按眉头,“童晓,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要跟你商量,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你能不能摒弃你心中对我的偏见?”

    “那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

    “给你爸妈都安排一份轻松的工作,让他们凭借自己的劳动换取劳动果实。”

    童晓嘲讽的笑了,“你太高估我妈了,我的同事说我妈偷东西被抓,她们说的其实也不是完全不对,我妈年轻时候确实偷过东西,在金店上过一天班,偷店里的金器,被摄像头拍得清清楚楚。在服装厂上过两天班,偷了人家不少衣服,被厂长赶出去。”

    沈辰鹏惊呆了,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童晓。

    “可能以前我家太穷了,每次偷完东西,她的理由都是,穷怕了,不想让人瞧不起。只是她不知道,她的行为更让人瞧不起。近年来好多了,因为想买什么东西,都会管我要钱。”

    “童晓……”他心疼的看着她。

    “这座城市诱惑太大,你永远都无法预估,她接下来会干出什么样的荒唐事。沈辰鹏,把他们接来北京,其实也意味着你在把我赶出北京。我妈是个很固执的人,她说了,只要不是你开口让他们走,他们绝不会离开北京。”

    ——

    沈辰鹏第二天去了一趟周雨薇住的公寓。

    周雨薇看到他,满心欢喜。把他拉进屋子,笑盈盈的说道,“辰鹏,你几天没来,妈都开始想你了。”

    童彦天也在,三个人在沙发上坐下,沈辰鹏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开口。

    “辰鹏,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有事直说就好。”童彦天似乎看出了什么。

    “伯父,伯母,有件事我想跟你们商量一下。”

    听到他喊伯父伯母,周雨薇眉头皱了起来,“辰鹏,怎么开始见外了呢,是不是我们家晓晓惹你生气了,我还是喜欢听你喊我妈,亲切。”

    “伯母,其实我一直没跟童晓在一起。”

    周雨薇急了,“辰鹏,你放心,我家那臭丫头脾气不好,但是很听我话,我一定让她跟郝哲分手。”

    “伯母!”

    周雨薇还在着急解释,“郝哲跟我们家晓晓从小一起长大,晓晓把他当哥哥,只不过郝哲不要脸,一直缠着我家晓晓。”

    童彦天闷哼一声,“你听辰鹏把话说完。”

    “好,辰鹏,你说。”

    “伯父,伯母,我怕你们不适应北京的生活,毕竟这里的饮食,人文和锦江都不同,所以,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回锦江,我可以在锦江最繁华的地段给你们买套房子,让你们在那里生活得更好。”

    周雨薇忙摆手,“不,不,我们很适应,而且,我也很喜欢北京。”

    童彦天眉头皱了起来,低沉的声音对沈辰鹏道,“辰鹏,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们明天就离开北京。”

    周雨薇叫了起来,“谁要离开北京,要走你一个人走,我跟儿子过。”

    沈辰鹏忙说,“这里的房子还是会给童梓,你们以后可以经常过来度假。”

    “好,谢谢你。”

    童彦天起身把沈辰鹏送出公寓。

    再次回到公寓,周雨薇把沙发上抱枕全砸向了他,“你这个老头子,要死了,要走你一个人走就是了,干嘛要拉着我。好不容易能在北京定居,我们干嘛放着这么大这么豪华的房子不住,回锦江那破屋住。”

    童彦天皱眉,“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他在赶我们走!”

    周雨薇平静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说道,“一定是童晓,一定是童晓的主意,她就见不得我们好,这死丫头,一心想赶我们走。”

    ——

    童晓在学校先是接到了童彦天的电话,童彦天在电话里告诉她,他们明天的飞机回锦江。

    童晓倒是有些意外,转念一想,一定是沈辰鹏做了工作。

    她也没多说什么,只让他们路上小心。

    童彦天在电话里问,今天晚上能不能一起吃个晚餐,童晓拒绝了。

    哀莫大于心死,从童彦天也跟着来了北京那一刻起,她对这位父亲再没了从前那般尊敬。

    “晓晓,明天你能不能来机场送送我和你妈。”

    也不知道为什么,童彦天总觉得将来能见到童晓的机会似乎有些渺茫。

    “爸,我明天要上班,不能请假。”

    “这样啊。”童彦天有些失望,“我和你妈给你添麻烦了,往后童梓一个人在北京,爸爸希望你能多照顾他一些。”

    “您放心吧,童梓也是我弟弟。”

    直到现在,童晓才知道童彦天这通电话的意义,说到底还是为了他儿子。

    挂了电话,她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周雨薇会跑来英顿找她。气势汹汹的样子,连门卫都没能拦住他。

    今天是一周一次的政治学习时间,大伙儿都准备去会议室。

    周雨薇朝着人多的地方去,警卫跟在她身后追着。

    看到有外人闯入,大伙儿都停下来探个究竟。

    “有没有看到我家童晓?”周雨薇拉了个人询问。

    大伙儿都猜到了是童晓的母亲,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还有人指着她偷笑。

    “童晓的妈妈穿得真土气呀,就像乡巴佬进城。”

    “啧啧,这种人偷商场的东西,一点都不奇怪呀。”

    有人把童晓找来,童晓一看到周雨薇,整个身子都有些站不稳,跑到周雨薇面前,压低声音道,“妈,你来干什么?”

    周雨薇当着众人的面一巴掌甩过去,全场几乎响起了一致的抽泣声,就连园长都吓得惊呆了。

    “你这个白眼狼,现在发达了,就嫌弃你娘了,你知不知道是谁十月怀胎生下了你?我好不容易能在北京定居,成为北京人,你让辰鹏把我赶回锦江。”

    “妈,有话我们回家说,不要在这里闹事好吗?你不嫌丢脸我还嫌丑呢。”

    周雨薇指着她的脸,“说实话了吧,嫌我丢脸,还是读过书的人,子不嫌母丑,你没学过吗?我今天就要让大家评评理,天底下还有没有这样不孝顺的女儿。”

    有人幸灾乐祸的拍下照片放到英顿教师群,对时间进行直播,围观的老师们也纷纷拿着手机,在群里讨论得热闹非凡。

    钟欣文在家里自然也看到了新闻,赶紧跑到楼上找沈辰鹏。

    沈辰鹏心情不好,已经在床上睡了一天了。看到钟欣文进去,他没好气的吼她,“进别人房间不敲门,一点素质都没有,还大家闺秀呢。”

    钟欣文飙出了脏话,“我秀你娘。”

    沈辰鹏从床上爬了起来,眯着眼睛怒视她,“你骂谁。”

    钟欣文把手机拿给他看,“你看完再决定要不要找我算账。”

    沈辰鹏翻着群里的信息,扔了手机就往外跑。

    宾利车在路上几乎要飞了起来,一路上闯了多少红灯。当他赶到英顿的时候,闹剧还在继续。

    有几个好心的同事在劝童晓的妈妈,梅园长也请她去办公室休息一下,可周雨薇完全炸了毛,谁的劝说都听不进。

    一来不想离开北京,二来不想离开儿子,而她下意识的觉得这一切都是童晓造成的,这怒火不发泄出来,只怕回了锦江她也不甘心。

    沈辰鹏的车子直接开到了学校里面,听到引擎声响起,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他迫不及待的从车上下来,推开人群挤到了童晓面前,童晓脸红到了耳根子,一双眼睛充满努力,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他。

    周雨薇看到他,忙讨好的走过来搭讪,沈辰鹏用力推了她一把,她毫无防备,身子往后退了好几步。

    一把将童晓按在了怀里,他心疼的亲吻着她的头发,柔声道,“对不起。”

    钟欣文在家里盯着直播,多么戏剧性的一幕。

    “园长,人我先带走了,这里你处理一下。”

    沈辰鹏强硬将童晓带走,塞进了车里,车子开出校园。

    到了路上,她终于没忍住,默默掉下了眼泪。

    ——

    沈辰鹏把车子开到了他自己的公寓,车子停吻,手机上出现一条短信,钟欣文发过来的。

    “女人最脆弱的时候,也是心最软的时候,这个时候不出手,你就等着她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吧。”

    很快,又进来一条短信,“你别以为我这是在帮你,我只是看在我老公的面子。”

    他笑笑,删除短信。

    转身看向副驾驶的女人,她正低声抽泣,哭了一路,仿佛想把这十几年来的委屈一并哭出来。

    他伸手按在她的肩膀,“对不起,我没想到你家人……”

    他活了三十几年,也没见过有这样的家人。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话大概一点不假。这丫头在那样的家庭生活了十几年,遭受的都是怎样的罪。

    她用力抹了把眼泪,眼睛斜过去,哽咽的声音一字一句,“现在你满意了吗?”

    他将她揽入怀中,“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童晓拉开车门下车,沈辰鹏赶紧追了过去,拉着她的手,将她拽进自己怀里,半拖半抱着把她弄进电梯。

    电梯里她使劲挣扎,“沈辰鹏,放手!”

    “不放,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畜生,放开我!”

    他非但不放,反而把她抱的更紧。童晓在他露在外面的小臂上狠狠一口咬下去,几乎要咬下一块肉。沈辰鹏依旧没有松手,发出痛苦的‘嘶——’叫声。

    “童晓,如果咬我能让你心里好受些,你咬吧。事情是我造成的,我负责。”

    圈着她的腰强行将她带到了他的公寓,用湿毛巾帮她擦干脸颊上的泪痕,心似乎抽疼的更厉害了。

    他捧着她的脸,认真的对她说,“相信我,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这辈子,只要你不点头,我不会再让他们见到你。往后也别傻乎乎的给他们钱了,有些人不值得。这回我虽然做错了事,可唯一的好处就是让你看清了他们。”

    ——

    童晓后来也不知怎地,也许哭累了,在沙发上睡着了,晚饭也没吃。

    沈辰鹏心疼坏了,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轻轻放在了大床上。睡着时的她,眉头都是紧紧拧着的。

    他走出卧室,拿着手机打了个电话,让人连夜将周雨薇和童彦天送回锦江。

    童晓的手机在她的包里响起,他拿出来查看,看到手机屏幕上闪烁着‘阿哲哥哥’,他心里不爽,按下了接听键。

    郝哲在那头问,“丫头,你在哪儿呢?到你公寓,你不在家。”

    “她在我这儿。”

    沈辰鹏浑厚的声音清晰有力的传过去,郝哲心口一凉,冷冷的问,“她怎么会在你那儿,让童晓接电话。”

    “她睡着了。”

    郝哲手用力握成了拳,咬牙切齿,“你对她做了什么?”

    他故意逗她,“你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通常都会干些什么?”

    “你别太过分!”

    沈辰鹏突然笑了,一语双关,“她现在累得睡着了,你找她有什么事跟我说,等她醒了,我帮你转告。”

    沈辰鹏话音刚落,听到那头一声爆响,随即剩下‘嘟——嘟——’的忙音声。

    他心情突然就好了。

    手机铃声很快又响起,是钟欣文打来的,他心情大好的按下接听键。

    那头钟欣文暴躁的声音响起,“童晓怎么样了?”

    “睡着了。”

    “你小子如果敢再伤害她,我绝饶不了你。”

    “放心,不会了。”

    钟欣文在那头别扭的又说道,“你可别以为我在帮你呀,我是心疼晓晓。我仔细想了想,我觉得郝哲可能更适合她……”

    “钟!欣!文!”

    “不过我这个人很护短,既然嫁到你沈家,我也算是沈家人了,给我老公面子,就帮你一回,不用太感谢我,等我生完孩子做完月子,把你的蝙蝠借我开两天。”

    沈辰鹏直接挂了电话。

    钟欣文在那头骂,“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休想老娘再帮你。”

    ——

    那晚,童晓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很小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是那样的幸福。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幸福离她越来越远。她不知道周雨薇是不是她的亲妈,这样世界上,有没有亲妈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

    睡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沈辰鹏没有上床睡,而是趴在她身边睡着了。

    她按了按酸痛的眼睛,掀开被子下床。

    她轻微的动作惊醒了他,沈辰鹏睁开惺忪的睡眼,问,“怎么醒了?肚子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对不起,我可能太累了,才会在这里睡着,现在能不能送我回家。”

    他皱眉,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别胡闹,现在凌晨三点钟。”

    童晓下床,赤着脚走出去,沈辰鹏顿时完全清醒了,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的身子,“童晓,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如果我再伤了你的心,你就一脚将我踹掉,好不好?”

    她深吸一口气,“我没有那么多的青春可以浪费在一个人身上。”

    “童晓,你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

    “别说了,我现在很累。”

    她没回家,可也没再睡他床上,而是在沙发上坐了一宿。

    沈辰鹏陪着她坐,听她说着儿时的故事。她也有一段很美好的童年,只是在她的父母离世以后,瞬间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我爸妈走了以后,家里的亲戚都告诉我,我喊叔叔婶婶的人才是我的亲生父母,刚开始的时候,她并不肯让我回家,后来亲戚们说服了她,我出院的时候,才把我们接回了家。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懂得察言观色,我每天都很乖,很懂事,帮她做家务,吃饭的时候却不敢多吃,每天看着她的脸色,深怕做的不好,她会把我送走。习惯了顺从她,从小到大都不敢反抗。”

    他终于明白了周雨薇说的那句,“童晓很听我的话。”

    有时候,一旦成了习惯,就变成了理所当然。

    ——

    沈辰鹏答应了天一亮就送她回家,他也真的做到了。

    车上,他问,“真的不去学校?”

    她摇头,怎么还有脸再去学校。

    “我帮你跟园长请假,或者以后都别去上班了,我养你。”

    童晓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沈辰鹏立刻改口,“好了好了,我再也不说这样的话。”

    把她送回公寓,他其实很舍不得走,也不放心她,可也不敢把她逼急了,无奈之下,开着车回了沈家。

    一回到沈家,钟欣文就缠上了她,“童晓怎么样?”

    “她说想一个人平静两天。”

    “童晓真可怜。怎么会遇上这样的父母,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童晓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两天,期间郝哲来了好几趟,每次敲门她都没有开。

    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过来,在外面喊,“丫头,我知道你在里面,不开门的话,我今天就不走了。”

    他在外面敲了好久,童晓走过去开门。

    门一开,他一把抱住了她,紧紧的抱着。

    “我去了英顿一趟,我都知道了,全知道了,让你受委屈了。”

    “阿哲哥哥,你先放开我。”她被他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郝哲松了手,有些哀伤的眼神看着她,“丫头,发生这种事,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说过遇到事情希望你第一个想起我,为什么宁愿找莫仲晖都不找我?”

    童晓深吸一口气,既然他来了,也该把话说清楚了。

    “阿哲哥哥,你进来坐吧。”

    郝哲走进公寓,一边问,“丫头,这两天是不是没好好吃东西,你看你都瘦了一大圈了。”

    “阿哲哥哥,你请坐。”

    郝哲皱起了眉。

    “我们好好谈谈吧,很多事情我不想再逃避了。”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阿哲哥哥,我很感谢你恢复记忆后,还能履行对我不离不弃的承诺。但是,很多事情都变了,不再像六年前那么简单。这段日子,我也自私了,我是那么想要回到过去,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简简单单的幸福。可是,终究是回不去了。”

    “丫头……”

    她看着他的眼睛,淡然的声音认真的说着,“即便我很不愿承认,可到底骗不了自己,我对你的感情,已经不再是爱情。我不知道当年是亲情多于爱情,还是爱情多于亲情,可那个时候是真心想要和你一起一辈子。现在不一样了,我清楚的知道亲情远远超过了爱情。”

    “丫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不愿再听下去。

    童晓抿了抿唇,“不,我知道你清楚。阿哲哥哥,忘了我吧。去珍惜值得你珍惜的人。”

    他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激动不已的说道,“晓晓,你就是我最想珍惜的人。”

    “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甩掉我,为了和沈辰鹏在一起!”

    “无论我会不会和他在一起,我和你都不可能了。”

    她知道这样很残忍,可很多时候,正是因为心软,伤害被无限放大,越来越大。

    这两天,冷静下来思考了很多。即便没有沈辰鹏从中捣乱,她和郝哲也回不去了。六年,在他们中间铸下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再怎么努力,都跨不过去。

    “阿哲哥哥,谢谢你曾经对我那么好。我再也不能自私的把你留在我身边,耽误了你的青春。”

    她曾以为做不了情人,有这样一个哥哥也不错。现在想想,自己是那样自私。既然给不了对方爱情,凭什么还想得到对方无私的爱。

    郝哲怔怔的看着她,双眸呆滞,过了好久,他起身离开,步子轻飘飘的,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似的,令人心酸不已。

    浑浑噩噩的走出她的公寓,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六年,这六年是他的错吗?他明明也是受害者。她的一句不爱了,就要逼着他忘记二十几年的记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么深的爱怎么说没就没有了。

    老天爷跟他开了个莫大的玩笑,让他失去记忆,又恢复记忆。

    倘若这就是结局,他宁愿这辈子都不要记起过去。

    他没有开车,跌跌撞撞的走出她的小区,一路上撞了不少人。

    路人对着他指指点点,“小伙子看上去长得不错,是个傻子,真是可惜了。”

    还有脾气不好的人对着他大骂,“你小子没长眼睛吗?撞到人连句对不起都不会说吗?”

    他完全听不到他们说了些什么,耳边阵阵轰鸣声。

    他在想,是不是活不过今晚了,为什么自己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题外话------

    谢谢给我票票的美妞们,也谢谢支持新文的亲们,新文《旧爱晚成》先传了两章,亲们看过后有什么想法或者建议都告诉我哦,感恩

    043 六年,不爱了
Back to Top